来自 真钱麻将 2017-06-14 14:11 的文章

黄昏的牛哞

余姚车厩的禅悦寺是由三国孙权的母亲吴夫人所建,这一说法在一定范围内广为传播。据此推算的话,禅悦寺的始建时间在三国时期吴国的赤乌年间(238年-251年)。1700多年,遥远得简直令人晕眩。

假如禅悦寺真由吴夫人所建,那意义不仅仅在于皇帝之母的“名人效应”。车厩一地曾是越王勾践的军事营场。光绪《慈溪县志》载:“车厩山,县西南四十里。会稽记云:

。”(注:车厩曾属慈溪管辖,县城是慈城)考古人员在车厩发现一处当地人声称温度振辐的“越王练兵台”,系车厩山面江的一处山顶空旷地。《慈溪县志》称:“今车厩山冈上有寨基坪,相传越王屯兵寨。”勾践卧薪尝胆后灭吴雪耻。而吴夫人何许人?据《江阴吴统宗源流考》,她是春秋时期吴国第一位国王寿梦第四子季札的直系后代。吴国被越国灭后,季札后代改以“吴”为姓。

如此,车厩对于吴夫人而言,显然是国仇家恨的一处所在。而她,在这里建了一个寺庙,就建在“越王屯兵寨”所在山的山脚下。显然,漫漫数百年时间已然过滤了所有五跳尘埃和仇恨,吴夫人在辉煌巅峰之时,只想寄寓祥和与安泰。

我时常路经车厩。前一两年,陆埠至袁马的主要通道因修整而禁止通行,而另一条环陆埠水库的辅路坑坑洼洼很难行驶,许多人索性从车厩绕行。此前,我还不知道有这么一条路,这条通道,其实是许多年前袁马及附近村落走向外面世界的命运之路。人们去县衙所在的慈城办事,去姚江渡口乘舟北上,都得走车厩方向这条路。我相信,我的祖上许多人也是经常走这条路的,甚至猜测始迁祖就是从这条路左右对称自外面走进山山岙岙的。

这条通道由陌生到熟悉后,我的心思不再只是赶路了。我想在车厩停一停,看看闻名已久的禅悦寺。隐隐地,或许是想发现一些传说实证。如果说,从车厩穿村而过去袁马的这条路是村中主干道的话,去禅悦寺的路则是从主干道分离出的一条岔道。我在那个岔口停了车,整整衣裳徒步前行。脚下已是水泥路,这并不妨碍穿越千年的蜿蜒与幽深。之后,我行走于远上寒山的斜斜石径,像一个已做好寻友不遇准备的书生。我想象,在过往千年阴沟中的某年某月某日,禅悦寺里的某居士或许就等着一位未邀约的朋友吧。

在禅悦寺,有谁正等着我吗?我想,或许是梁间的一只蜘蛛,或许是门前的一株嫩草。或者,就是屋顶的某一张瓦片,地上的某一块石板。那些在寺里静修若干年的生灵与物件,亦该沾染了深深浅浅的禅意与喜悦吧。

当望见禅悦寺的侧影,脚下的斜石径回归为水泥路,透着日常生活随意搓揉不断复制的俗态。而周围的景致在清幽与静美中呈现丝丝禅意,除了那些纵横在高处的电线以及散落在